来源于:世界儿童文学网  作者:佚名  热度:

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 

3月16日,海南安宁医院中高考心理咨询门诊,心理治疗师李杰豪正在出诊。受访者供图

3月16日,海南安宁医院中高考心理咨询门诊,心理治疗师李杰豪正在出诊。受访者供图

  从3月1日至今,海南安宁医院的中高考心理咨询门诊运行近3个月,为考生提供服务。海南安宁医院心理咨询中心负责人李赛兰表示,门诊主要是为了照顾工作日不方便请假挂号的学生而设置,只在周六、周日上午开诊。与此同时,普通心理咨询门诊和学习困难门诊也同期运行,前者的就诊者也以青少年为主。

  除了海南安宁医院外,记者了解到,山西省儿童医院、中国人民解放军东部战区空军医院、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也专门开设了中高考心理门诊。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副主任乔东东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,2022年中高考前夕,为了缓解新冠疫情给考生带来的压力,专门开设这个门诊为考生提供专家线上服务。此后每年4月初,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就会重启中高考心理门诊,并和中高考睡眠门诊同时运行,中考结束后,这两个门诊会暂时关闭,等到来年再重启。

  不少孩子意识到“状态不太对劲”,想改善自己

  海南安宁医院和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是精神病专科医院,中高考心理门诊开设之前,每年三四月,来医院就诊的应届考生就开始增加。李赛兰说,尤其是春季学期第一次月考结束之后,排名一出来,来就诊的孩子就开始变多。

  除了这两家专科医院,记者从山东第一医科大学附属省立医院(以下简称“山东省立医院”)和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(以下简称“浙大儿院”)两家综合性医院获悉,每年中高考季,来就诊的考生也会增多。

  其实,除了中高考之外,日常诊疗中,青少年的心理治疗需求也不小。山东省立医院临床心理科主任医师王育梅在接受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表示,来她科室的就诊者绝大部分是青少年,住院病人也以青少年为主。这些青少年基本是抑郁症、焦虑症、双相情感障碍等情绪方面的疾病,其治疗方法和成年人大致相同,因此这些青少年患者和成年人在一起诊治。

  3月,记者曾采访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党委书记谢斌,他表示,近些年,越来越多的未成年人前来就诊。尤其是近三五年,就诊者数量增加较多,这导致他门诊中大约70%的就诊者都是未成年人。

  除了客观压力大之外,多位受访专家表示,现在孩子们的心理健康意识也在变强,不少来就诊的孩子“意识到自己的状态不太对劲了,他们想改善自己,于是要求来心理门诊就诊”。李赛兰说。

  考试是外在压力,激发了青少年内心冲突

  乔东东分析说,其本质是在青少年这个年龄阶段,他们内心面临着发展和依赖的冲突,在学业的压力、家长的期待等外在因素作用之下,青少年发展的空间、自主性都受到影响,加剧了内心依赖和发展的冲突。这几乎是所有青少年都会遇到的问题。

  乔东东表示,专业机构就是透过外在因素看到孩子心理发展过程中的困境,从而更加系统地处理这些困境,这些处理方法包括对孩子心理状态的调整和对家庭的干预。

  王育梅在接触来就诊的孩子后发现,他们担心的并不是成绩本身,而是考不好后带来的后续问题,“担心考不好,面子上不好看;我考不好,爸妈会责怪我”。

  王育梅发现,大约七成就诊者都会有人际关系方面的烦恼,有些孩子觉得缺乏父母的关爱,认为父母对学习的关注超过对“我”的关注。“没什么朋友”也是这些孩子反映比较多的问题,有的孩子说:“我把最好的东西给他们(同龄人),甚至会讨好他们,但还是很难融入他们的圈子里。”

  此外,还有一些孩子似乎是因为一次批评、一次考试、和同学吵了一次架、被没收了手机等看起来不大的事情,就抑郁了。王育梅说,其实这些孩子之前已经累积了很多压力,这些事情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王育梅将这些事情归类为社会性的应激因素,中高考正属于此。

  记者从多家医院获悉,单纯因中高考压力大前来就诊的就诊者症状整体而言比较轻。浙大儿院心理科主治医生廖文静表示,相对单纯因为中高考来该院就诊的就诊者很少需要用药物干预,绝大多数都是建议先做行为上的干预、心理疏导等。

  低龄化明显,初中生占比要高于高中生

  李赛兰告诉记者,来中高考心理门诊就诊的患者主要是初中生,高中生较少。廖文静表示,她门诊接触的患者也以初中生为主。“从我们的心理咨询门诊来看,这种低龄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,在之前的确是高中生会比较多,现在明显的是初中生占比要高于高中生。”乔东东说。

  乔东东认为,高中生和初中生的心智发育水平也处于不同的阶段,高中生要比初中生更成熟一些,调适能力更强,初中生正处于最初的发展阶段,相关能力正在发展过程中。

  廖文静进一步分析,初中生正处在青春期,这个阶段第二性征快速发育,存在成人感和半成人感的矛盾,更容易产生纠结、焦虑等情绪,而且认知也迅速发展,强烈关心自己的个性成长,性格相对更敏感,也更容易产生情绪波动。

  治疗青少年离不开对家庭的治疗

  在海南安宁医院的中高考心理咨询门诊,对孩子的治疗,心理治疗师采用了不同流派的治疗方法。在众多流派中,认知行为疗法的临床循证证据最充分,也相对短程高效,因此这个治疗方法用得也最多。

  除了对孩子治疗外,中高考心理咨询门诊的另外一个治疗方法就是开展家庭治疗,“青少年的成长离不开家庭,尤其学习方面的压力很多来自家庭,所以治疗孩子的时候也会把父母纳入到治疗过程中”。李赛兰说。

  在山东省精神卫生中心的中高考心理门诊,也会开展家庭治疗。乔东东说,其实不光是父母,还有爷爷奶奶、姥姥姥爷等整个家庭都有可能比较焦虑,并把这个焦虑传递给孩子,给孩子的抗压能力带来了更大的挑战。因此,心理门诊还会通过调整家庭互动模式以更加有利于应考的孩子。

  在王育梅的门诊中,会遇到孩子和家长同时来挂号就诊的情况。有时候,王育梅看完孩子后,“我会说‘叫下一个’,家长坐在那里不动说‘我就是下一个’”。

  在浙大儿院,为了更好地帮助患儿恢复心理健康,许多患儿会跟父母一起接受心理治疗师的帮助。浙大儿院心理治疗师许星雨表示,孩子的心理发展与家庭环境紧密相连,很多孩子在学习、情绪、行为上出现的问题,归根究底都与其家庭环境和教养方式中存在的问题有关。

  许星雨说,家庭治疗能从更宏观的视角去看待孩子的问题,这个治疗方法既关注孩子自身,也把孩子的问题放到家庭这个整体系统里去分析。通过改善家庭环境和成员之间的互动关系,不仅能够帮助改善孩子的心理状况,还能增加家人的自信心和应对能力,同时也能降低孩子复发的风险。

  一些懂事的孩子其实是“假性早熟”

  同样是中高考,为什么有的孩子需要去医院就诊,有的孩子不需要呢?针对这个问题,多位受访专家表示,确实有些孩子会对压力更加敏感。

  王育梅说,这些对压力更加敏感的孩子往往比较懂事,他们会观察周围大人的需求,“会思考我这样做可能妈妈高兴,我那样做可能老师会高兴”。

  乔东东分析,这些孩子应该叫做“假性早熟”,他们没法真正地去处理和外在环境的关系的时候,就会选择超越自身年龄段的成熟方式来应对,但成熟的方式背后更多的是脆弱。他们过度迎合父母和老师的期待,忽视了对自己的关注,这本身也是一种不健康的心理状态。

  当家长在和这些孩子相处的时候,乔东东建议,要更多地帮助孩子用第一人称去表达,去尊重和接纳孩子的想法并和他们一起去讨论,而不是过多地批评指责,这样更有利于构建良好的外在环境。

  李赛兰补充说,焦虑的孩子往往带有一定的遗传性,他的父母一方或者双方很可能是有焦虑倾向的人,因此父母要尽量为孩子营造轻松的家庭氛围,家长也要做好自身调适,以减轻对孩子的压力。

  感情不好的父母该如何和孩子相处

  曾有媒体报道,有些感情破裂的夫妻会选择坚持到孩子高考后再离婚。有部分夫妻的感情并不和睦这是无法回避的事实,在这样的既定事实之下,他们该如何与孩子相处呢?

  乔东东说,夫妻关系不好或多或少都会影响到孩子,青少年具有发展与依赖并存的心理特点,这里的依赖主要是对父母的依赖,因此父母关系的任何变化都会影响孩子。

  乔东东认为,夫妻关系即使不好,也应该坦诚地和孩子去探讨,而不是回避,可以让孩子评价自己的父母,有时候孩子的表达反而会促进父母对自我的觉察,进而促进夫妻关系的调整。

  许星雨说,不论夫妻之间的矛盾冲突有多深,父母都不应该在孩子面前指责、抹黑对方,更不能让孩子成为发泄情绪的对象或“和事佬”。这可能会让孩子觉得自己对父母来说并不重要,谁都不喜欢自己。

  除了建议父母开诚布公地和孩子沟通外,许星雨还强调,父母一定要告诉孩子,父母感情不好并不是孩子的错,而且还要让孩子知道,即使父母选择分开,对他们的爱和关心也永远不会改变,依然会共同陪伴他们成长。

  “当然,也可以选择寻求专业的儿童心理治疗师或家庭治疗师的帮助,他们能提供更具针对性的建议和支持,从而帮助孩子减轻心理创伤,促进孩子的健康成长。”许星雨说。




上一篇通识教育是减小区域教育差异的源动力

下一篇返回列表



 【相关文章





版权声明: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,作为参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处理!转载本站内容,请注明转载网址、作者和出处,避免无谓的侵权纠纷。